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
i7 all9 喜欢179大三角
es双子p 凛绪
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刀剑乱舞》【冲田组】初春佳夜醉酒时


醉酒的清光可食用/小片段/看到心爱的男人躺平在你面前哪有不上的道理/ooc(可能)

审神者为了犒劳众付丧神,特地拜托熟人从弥漫着酒酿醇香的小酒村里买了几坛好酒。

虽说加州清光认为盛夏凉夜配美酒才是最佳的,不过映着初春的夜樱温酒入口也别有一番风味。

粟田口的短刀们可怜巴巴地央求一期一振赏点酒,好脾气的一期一振难得板起面孔显出一副决绝的模样。然后在鹤丸大笑着说完他们不是早就成年了吗一期你个弟控后,他们有幸欣赏到自家以端庄著称的兄长红着脸拿拳头砸人的景象。

被平和又闹腾的气氛浸染着,笑意漫上加州清光的嘴角,令那颗痣也多了几分飞扬的神采。举杯盏饮酒,琥珀色的液体如温婉谦和的少女,不紧不慢地提裙摆步入口中,嫣然一笑,便使饮者染上三分醉意。好酒。清光咀嚼着余味,心情愉悦。

一瓣粉红色的樱花花瓣略显突兀地飘入自己的杯中,作了酒上一叶扁舟,随后是扑鼻而来的酒香。清光抬头,对上一双湛蓝的眸子,没来由的身体一颤。

我喝多了,大概。

“一起喝吧。”大和守安定在檐廊上放下一坛酒,没等清光答应就兀自坐在他旁边,顺带从身上落下几瓣樱花。

清光瞄了眼硕大的酒坛子,酸溜溜地调侃:“主上还真是出手阔绰,给你那么一大坛,不愧是大和守安定,深受宠爱。也感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落魄的昔日伙伴,愿与我月下共饮,赏樱谈天。”

安定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瞅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酸死人的味道的清光,道:“每两人一坛。好了好了,别嫉妒了,喝酒。”说罢,安抚小猫般摸了摸清光柔软的黑发。

清光双颊泛红,被点破的羞耻感让他更像一只炸了毛的猫,虽然不甘却又缺乏理由反驳回去,只能气呼呼地瞪着笑得一脸无辜的安定,张了张嘴现出小犬牙以示威胁。

倒酒,碰杯,闲谈。

话题多半是本丸的趣事,出阵或者远征碰到的奇闻,两人的糗事,中间自然夹杂着拌嘴和手上功夫切磋。

夜深,嬉闹的人群也散了。

清光望着天,云淡月疏,星星如不小心撒在天上的碎钻,明亮着一角。不知道灌了多少杯下肚,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脑袋里像是进了熔铁,又热又燥,模糊不清。

“清光?”安定伸出手在他呆滞的面容前晃了晃,换来一声代表着醉酒的嗝。

安定将杯盏放在空了的酒坛子旁,手撑着头侧脸注视着清光。

白皙的皮肤因为醉酒而晕开淡红,半眯的红瞳衬着夜色更显妖艳,眼神则涣散失去焦距,一片朦胧。微张的嘴呼出的气在夜晚冷冷的空气中化为白雾。最要命的还是那两片好看的唇瓣,鲜红的不像话,连开的最欢的大红牡丹也要让它几分。

安定舔了舔唇,视线游移到清光嫌热而拉扯开的领子下方,若隐若现撩人心弦。

刚想动手摸一把,便听清光迷迷糊糊地说着什么。

安定顿了顿,把耳朵凑近清光的脸庞,手指有意无意地揉着他的耳垂。

“唔”

清光哼了一声,小奶猫叫一般可爱。

安定顺势将他揽在怀中,听着他诱人犯罪的轻喘。

“总,总司……”

听到这个从清光口中含糊不清吐出的名字,安定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缓了下来。

“安定……”

接下来他说出的名字迫使安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最…喜欢你们了…”

加州清光笑了起来,如同不谙世事的幼童一般,纯粹透明。

安定静静地抱着他,把头埋入他的脖颈,嗅着他身上独有的,属于加州清光的味道。

炙热奔放又脆弱不堪。

和他,大和守安定相似又十分不同的味道。

从和加州清光搭档的第一天起,他们就经常吵架,虽然都是为了些琐碎的小事。乍一看他们关系很差,其实不然,不如说他们的关系意外的好。对彼此知根知底,将心比心。清光是跃动的火苗,绚烂的烟火,靓丽得有目共睹,安定则是一泓深潭,柔和,却不轻易展露出自己的内心。

在安定面前细腻温柔的清光,和在清光面前表露真我的安定,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关系。

深厚的羁绊,共同的思念,互相的理解,无法撼动的信任,还有,浓厚的情感。

总司,你看,清光在梦中都念叨你,所以,不用担心,你的历史就由我们来保护。

安定用嘴捉住清光的唇,柔软的触感让安定触电般一阵酥麻。

他放开清光,凑近他的耳边,故意往他耳朵里呼气,问:“我和总司,更喜欢哪一个?”语毕,舌头一伸,卷住清光敏感的耳垂。

“唔!”

由于醉酒,清光的身体比平日里更加敏感,安定这一小小的撩拨便令他的脊椎过了电流般,又麻又痒,呻吟喘息声从唇齿间流出。

清光睁开眼,红色的眼瞳覆上了一层氤氲,倒映出安定的模样。

“你个……烦人的家伙……”

“酒醒了?”

“……你啊,你个烦人的家伙啊!”

清光粗鲁地拽住安定的衣领,吻了上去。
又揪着他的嘴唇乱啃了一通,发泄似的。

看着眼前这只龇牙咧嘴的小猫,安定笑了起来。蜻蜓点水般在他眉间落下一吻,然后一路向下。

加州清光,真真是最好的下酒菜。
大和守安定如此想到。

————————fin.
一开始是想写写看醉酒的安定,一不小心就变成清光了,哈哈哈哈。
各位能够看的开心就好了。
比心。

《刀剑乱舞》【冲田组】黑猫梗

安定黑猫梗/ooc慎点/轻松小短篇

安定在本丸的走廊上遇见了一只黑猫。柔顺的皮毛在微风吹动下湖水般泛起涟漪,金黄色的瞳孔如封藏着古代遗物的琥珀,没有想象中那么明亮锐利,反而是像覆上了一层醇厚的蜂蜜,即使再锋利也被甜腻的液体钝化了。

它对着安定垂下头,又在安定冰冷得可以结霜的视线下,放低姿态,对他五体投地。头贴着地,地贴着头。

看在这只黑猫识好歹的份上,安定没有产生一刀切了它的打算。

安定靠近它,看它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颇有意思,心里对黑猫的厌恶雪遇阳光似的汩汩地成了条小溪。
或许自己对冲田君死前看见黑猫那件事太耿耿于怀了吧。安定伸出右手轻轻用食指指尖触碰了下黑猫的头。突如其来的暖意从指尖蔓延开,像是被烫伤了般,安定迅速收回右手,湛蓝的双眸盯着毫无异样的手指,呆滞了下,然后哂笑自己的幼稚。

如果被加州清光那个家伙看见了肯定又要被嘲笑好久了,什么连只猫都不敢碰之类的。多亏他以前在五虎退面前宣扬“大和守安定特别怕猫科动物”,每次遇见五虎退他都一副很抱歉的样子把身边的小家伙们抱紧在胸口,我解释了半天还以为我在逞强………
安定想起往事,无奈聚成闷气从肺部深处逸出化成一声苦大仇深的叹气。

“安定你在干嘛,偷懒吗?”黑发红瞳的少年闻声从走廊拐角处探出脑袋,瞅见木质地板上的一猫一人,顿时惊呼:“安定,那可是只黑猫。”

安定又叹了口气,点点头,语气温和地回答他:“是啊,明眼人都知道。”

“我又没说你瞎,你抑郁什么。”
“我没有抑郁。”
“你叹气诶。”
“那代表不了什么。”安定压下第三次叹气的冲动,起身走到清光面前,把刚碰过黑猫的右手食指指尖戳在他胸口处。

清光纳闷地看着他。
“刚碰过那只黑猫的手,把诅咒传给你。”安定抬头对着他摆出一个灿烂纯洁的笑容。
“……大和守安定你是小孩子吗?”清光抽了下嘴角。

安定没有回话,他在清光心爱的暗红色衣服上摩擦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把它当作抹布一般在擦去什么污秽的东西。

清光抬手握住他意味不明的手指,有些犹豫地问:“你看上去是在把我的衣服当抹布使。”

“是啊,明眼人都知道。”安定用了下力把自己的手指从清光的魔爪中抽出,将干干净净的细白手指对着清光晃了晃,“庭院的泥土,那只猫身上的。”
随即转过身右脚蹬地飞也似地跑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加州清光会对着走廊大吼一声——
“大和守安定!!!”

“在!”

樱花盛开的三月,初春携甘甜气味悄然而至。

清光低头看着自己只是有些凌乱的衣服,又抬眼望向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正在伸懒腰的黑猫,笑道:“真是个让人操心的笨蛋。”
你不是已经在想办法挣脱过去的束缚了吗。
如果冲田君看到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清光执起靠在墙角的扫帚,嘴里嘟囔着:“好了好了,工作工作。”我也不能停滞不前啊。
怎么能输给大和守安定。



随意开的脑洞,看到黑猫梗觉得有趣就尝试了一下。

希望各位能看的开心。你们的阅读就是我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