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微小说】自己捏爆自己心脏式自杀术

#瞎写写,我不高兴

将右手手掌抚在胸口。五指用力上扬,仅用手掌贴着裸露的皮肤。慢慢地挪动,寻找最能清晰感受到心脏跳动的地方,停下。不要移开手掌。

好了,闭上双眼吧。多么美妙动听的乐章。这是你的生命啊。

蓬勃,高昂,熊熊燃烧的太阳。

血液在粗大的血管中流淌,皮肉敛去了血液的腥味,并为它挂上了香囊。百草万花,馥郁芬芳。

接下来,把五指放下。对,就这样缓缓放下。不,不用紧张,放松一点,就想象你是在准备拿一块美味的重奶油蛋糕。

很顺利,对吧?手指很顺利地伸入皮肤之下了吧?哈哈,你瞪大眼睛的样子真可爱,像是一只误入迷途的小鹿。我知道你在害怕,可是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你可是自愿的。

你不是想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吗?所以我才千里迢迢赶来这个边陲小镇,甚至还损失了一根用胡桃木制成的上好拐杖。噢,噢我真是善良。

我没有骗你,别用这种质问犯人的口吻和我说话。我说过我有一种奇特的,不会让人感到痛苦的自杀方法,现在你不是正在使用我的服务吗?

哈哈。你的声音真尖,都快把我的耳膜给穿破了。不过你最好降低你的音量。虽说现在是明月高挂的深夜,但是说不定有人会睡不着起来散散步之类的。你应该不想被他们看见你这幅衣衫不整袒胸露乳的模样吧?

狼狈,太狼狈了。你为什么停下?再用力一下就可以让手掌也进入皮肤下了。你说你听到血肉噗嗤噗嗤的声音感到头皮发麻?嗯,或许我可以帮你把耳朵堵上?

这是附加服务,要另收费。

好了好了,我的公主殿下,我已经用上等货色的蜡封上了你娇嫩敏锐的耳朵,现在可以继续了吧?

你在哭吗?泪珠透着月光可真好看,像拍卖会上的水晶,不过掺杂着恐惧和不情愿,怕是要流拍了。

别朝我吼,母狮子也是懂得礼仪的。唉,真没办法,我来帮你吧。

这是附加服务,要另收费。

什么?您反悔了?不想死了?

这可真是,突发状况…

王丁丁脑袋一片空白,自己的右手正在被一个自称自杀贴心小助手的脑袋畸形的老人掐住,以极慢的速度往左胸口心脏处深入。恐惧针扎似的刺痛着神经,手指尖传来自己血肉的温度,热得烫手。

“住手啊……住手……”

王丁丁无力地喊着,手每深一寸,就传来火煎肥肉出油的滋滋声。生肉混杂着血丝从自己的五指间溢出,呈现出未氧化的新鲜色彩。浓郁的血腥味突破了束缚,浸染着空气。

虽说自己的确一时冲动在网上订购了一款名为“贴心自杀,绝无痛苦”的服务,但这种方法未免太过于玄幻,简直是意义不明,莫名其妙。从未听说过自己的手穿透皮肤直达心脏然后捏爆它这种死法,纵使有,也是会被人喷的狗血淋头的烂俗情节。

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就在眼前。

耳朵里被塞进了石蜡,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求救一般地极速跳动,在脑海里空空作响,震得脑仁疼。手越来越向下,老人歪到一边的嘴咧开了一个瘆人的笑容。

王丁丁决定反击。

她猛的举起双腿,脚尖绷直,向老人柔软的下腹部狠击,再顺势用力拔出自己的右手……

诶?

老人握住王丁丁用作攻击的双脚,滴溜溜地转着充血的眼球,两瓣打理地油光发亮的小胡子愉悦地上昂。他轻轻嘬起歪嘴,带有调笑意味的曲儿就从他那缺了一半的大板牙下溜了出来。

拔不出来了吧?

因为你违反规定了,小可爱。

合同里清——清——楚——楚——写着要完成自杀前往极乐的哟。

否则就是……给您唤回痛感让您痛苦地死去。

给您退款,祝您死路愉快。

老人丢开少女白皙美好的双腿,拾起扔在一旁的黝黑拐杖,嘴里嘟囔着嘿咻嘿咻身子骨老了,不中用了。以右脚为支撑点华丽地转了半圈,用自己破烂的风衣宽大的背影对着可怜的少女。

他扶正像烟囱一样的礼帽,对着门口鞠了一躬。

退款到账~

凄厉的悲鸣划破了流云,露出一轮血红的月亮。




没有下定决心要自杀就不要轻易地下单自杀哟~☆

——自杀贴心小助手


————分割线————
真·瞎写写,纯粹是因为考试失利又无处发泄。一度觉得一跳了之,可后来被朋友吐槽这种死法很丑的而且万一没死成岂不是很丢脸而彻底没了这个念想。
总之,大家都好好活着吧!
生命只有一次!
希望一直都在!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