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bg校园】你的巧克力(10)


拘束与不安,毫无实在感,我是被握住绳子的气球,狂妄的飘动。——左臻律
交往开始后的第一天,尴尬是最好的形容词。虽然蓝蓝路一直在怂恿我去和年糕进行亲密接触,聊聊天什么的,我如数拒绝。一看到他那张白净的不像话的脸我就头脑一片空白,无地自容,只想把自己缩到最小,然后用不会被察觉的花痴目光看着他。
我当然是很喜欢他的。
但他喜不喜欢我就是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是害怕知道的。唐突的告白,轻易的交往,两个毫无羁绊与承诺的人,仅仅是依靠一数字化的四个汉字,就用肉眼无法看见的电子信号编制成红绳,然后,互相为彼此将其绑在柔弱的小拇指上。孱弱的好似微风一吹便会断掉。
说不定过几天就会分手了呢。
不要那么悲观啊!左臻律!
你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啊!左臻律!
开心一点啊!左臻律!
我用力甩甩头,像只正在将身上的水珠甩去的大型犬,而这用力过猛的举动成功的引来了蓝蓝路的一句不带一丝吝惜的吐槽:小姑娘你这掩饰初恋羞涩的方法真真是新颖啊。
蓝蓝路你去一边日会儿狗好不好。
我没有把内心这个阴暗的想法告诉任何人,日后想起此事却觉得自己的确蠢,若当初寻一人进行商讨,我也不会落成今日这幅狼狈模样。
“下午一起回家吗?”我再一次通过高科技手段与年糕交流,暗念自己的不争气。心揣测他或许不会看见,毕竟他是上学不怎么玩手机的三好学生嘛。
隔了大约一节课,他给了我回复:“好的(笑脸)”嘴角向两边上扬。
好开心呐。
放学后,我背着黑色的沉重书包忐忑不安的在年糕的班级门口踱步。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见到他有出来的迹象,我无奈的靠在布满粗砺石子的灰白墙壁上,撇了撇嘴:
朱烨朗你这个没情商的!
他班中的几个认识我的同学瞅见我一副怨妇样,起哄似的连连对坐在最后一排慢悠悠理书包的家伙喊道:“喂!朱烨朗你女朋友门口在等你!你快点啊!”
这一句话音刚落,我的脸就熟成了炙烤大龙虾。第,第一次被外人认同是他的女朋友…有有有点害羞…
我故作镇定地从口袋中掏出手机,解锁,然后对着我美丽的桌面壁纸发愣,心想:我这样是不是很高冷。不对,脸部表情太呆滞了,必须表现出冷漠又不是装出来的冷漠的感觉,就像…啊,对了,就像看破红尘的老衲一样,嗯!
于是一副诡异的场景便呈现在众人面前:刚刚脱离单身组织的女子把脸崩的紧紧的,全神贯注看着发出平稳光芒的手机屏幕,完全无视已经走到她面前的她的男朋友。
“左臻律?”年糕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像是触电了一般,全身的汗毛树立,脸上所谓的高冷表情一下子破了功。
“你,你好了?那走吧!”我装出一副成熟稳重对于恋爱交往什么的特别有经验的样子,右转,一个大脚迈出。
“等一下,我伞没有拿。”年糕在我身后用他一贯糯软却不黏腻的声音说道。
抬到空中的右脚忽的顿住,我转过头,耷拉着脸,总感觉自己的演技完完全全对年糕没有作用啊,心怀郁闷,嘟囔道:“好的噗。”
年糕对我微微一笑,恰到好处的微笑角度,在他干净秀气的脸上晕开了一片柔意,墨黑的眼眸轻轻浅浅,缥缈似云雾萦绕于我心头,令我觉得即使此刻沉沦也在所不惜。
第一次对他心动,正是因为他那份柔情。
那份如白绢布一般安心柔软的柔情。
我会满足你一切要求,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