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bg校园】你的巧克力(7)


我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某时触碰到了亲爱的人的伤口。疼吗?对不起。对不起——左臻律
聊天的话题是什么,聊天的时长和节奏的把控要如何,这一切都需要缜密的计算以及多次的演练。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道理来源是我自己。
每一次想和年糕聊天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应该聊些什么,谈学习?古板。谈八卦?谁的八卦呢。谈生活大道理?他绝对会把我拉黑的。
于是,我就牺牲了濮濮,利用她和她单恋的男人的故事来与年糕聊天,因为正好濮濮单恋的男人和年糕同班。
吃过晚饭,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望向开着的电视。电视屏幕上是播音员精致的妆容,上下翕动的嘴唇吐出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我打开qq,扫了眼年糕的状态,嗯,Wi-Fi在线。手指对着他的头像戳了一下,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他的个人资料,我再点击返回,又戳进去,再点出来,如此往复多次。
要不要和他聊天啊…
心中烦闷,我把手机扔到一旁,瞪着电视上微笑着的播音员:笑什么笑!没见过陷入恋爱的痴情少女吗!
纠结了半晌才终于把一句话打入发送框,秉着开枪一般的觉悟摁下了发送键。
捂脸。
不料没过几分钟便来了回信,亲切的话语搭配上欢快的字符表情削除了我大半的紧张以及年糕是个高冷的人的想法。
我们便就着濮濮的八卦聊了起来。
年糕十分自然的接话,在我问道为什么濮濮单恋的人不接受濮濮时,他很快便给出了答案:
“他说不是真爱。”
心中微微一疼。回想起濮濮每天小心翼翼地和她单恋的人聊天,对方一句随意的“晚安”都会令她开心喜悦很久,对方不理睬时总是一个人抱着抱枕盯着手机屏幕苦苦等待又边思索自己是不是有惹恼过他。在他生日时第一个为他在零点发上祝福为此还戴上了黑眼圈,为了他折了整整一年的幸运星,每一颗星星都是棱角分明,如糖果一般甜美,然而这份礼物只换来对方一句“以后别这样了。”
现在又是“不是真爱。”
如果让濮濮知道该怎么办,她会怎么样。我甩了甩头,草草地和年糕结束了聊天,口吻中明显的不耐令我自己甚是惊心。他肯定会觉得我莫名其妙吧,我叹了口气,锁上手机,继续看着电视机中美丽动人的女播音员。
她像是戴了一个做工精致的面具似的。
一连过了好几天,我都与年糕瞎扯些八卦,话题甚至有些索然无味,不过我依旧是很高兴。沉醉于恋爱溪水中的我忘记了那件重要的事情。
几天后的中午,濮濮来问我要八卦听。她用与平时完全不符的大力强硬地从我手中抢过手机,径直打开qq,两眼放光。
这两眼放光的样子真像蓝蓝路,果然八卦是女性的天性吗。我碎碎念道。
濮濮突然停下滑动的手指,小鹿般的双眼紧紧看着手机,良久不动,又突然拼命眨动眼睛,像是要驱赶走什么似的。
她转向我,以一种我完全陌生的语气对我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颤了一下,眼前的濮濮仿佛是冒着寒气的冰块:“告诉你什么?”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长长的睫毛低垂,为她的双眸洒上一片阴影:“我不是滕襄的真爱的这件事。”
我无语凝噎,不禁倒退了一步。
濮濮把手机塞入我的手中:“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就不会再有留念了,也不会再去烦他扰他……”声音轻浅,像是说给她自己听一般。
她背对着我走了,柔弱的如一只雏鸟。
从那天以后,濮濮再也没有找滕襄聊过天。
也是那一天,是我第一次伤害濮濮。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