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酱様たよ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校园bg】你的巧克力(4)

致以前的我,你这个笨蛋。——左臻律
第一次上完社团的那个晚上,濮濮就开始对我肆意赞美她的男人的帅气潇洒。
“然后他就一下子将球准确的踢进了球门!超级帅气!”濮濮用着朴实无华毫无华丽辞藻的语句赞美着,可见她是有多激动。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他打篮球的样子吗?我觉得果然还是他踢足球时更有男人味……”
濮濮的话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而随着她的话语,我回想起初中的那段如阳光一般柔和的时光。
那时我有两个最要好的闺蜜,一个是濮濮,另一个是现在在另一所学校,名叫柳缘的女孩。我们三个总是黏在一起,一起回家一起聊天扯八卦。濮濮从七年级起就喜欢上她的男神,缘缘一直和她的同桌暧昧不清,我则是一直喜欢着一个皮肤白净,对他人冷淡却又温柔的少年。
说起来烨朗和他很像呢。不,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烨朗的温柔是外在的,但他的温柔却是隐于心而不外露,是一个闷骚。
四年来我一直默默关注着他,告白两次,均已失败告终。四年期间,他有过三个女朋友,一个是娇小活泼的同班同学,一个是善于交际活泼可爱的学妹,一个是口才犀利活跃的同级生。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他好活泼元气少女这一口,很可惜这和默默无闻的我一点边都搭不上,真的是一点点线头都碰不到。这么一想我被拒绝也是合乎情理。
七年级时,在我告白失败过后的几个星期。下课时,我翻开他摆在桌上的一本本子,封面是蓝色的,硬皮的,上面印着卡通的黑白企鹅。只是翻开了第一页便听见一声清晰的“操”,来源是这本本子的主人。那一个简单的字中蕴含着深深的怒气以及对我这个人的人格的厌恶,令我心惊,从那一刻我便明了,一切都完了。
我狼狈的放下本子,跳过隔壁排的椅子,却一个踉跄撞在缘缘身上,嘴中不断念叨着道歉的字眼,也不知是不是全部是说给缘缘听的,还是有一部分是说给他听的。
缘缘问我怎么了,问我有没有受伤,我只是拼命摇着头,缩回了座位。那一个字依旧如咒语一般萦绕于我耳。
我不敢再去找他看他注视他,只是怕会对上一双仅对我冰冷如霜的眼眸。
我只是想去了解我喜欢的人而已,就是这样,只是这样。
初中毕业后,我再一次向他告白,不连贯的语句,不正确的标点符号,错字连篇,手指在键盘上颤抖。他发来的一串串的句号如珍珠项链般紧紧锁住了我的咽喉,令我难以开口难以接话。
“我喜欢你。”
“……”
我深呼吸一口气,我也长大了,也明白这串符号后隐藏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嗯……”
一个简单的字击碎了我心中小小的用碎片组成的希望。
“所以,所以祝你幸福。”
“谢谢你。”
近乎模式化的冷漠回答,明明是感谢的话语却丝毫感受不到黑体字后的谢意。心口难受的喘不上气。
“有缘再见。”
“嗯,有缘再见。”
这种言情小说般的句子从我手下打出真是让我有一种想要使劲嘲笑自己做作的冲动。或许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赌上尊严,厚着脸皮又加了一句:
“那我可不可以有时候来骚扰你?”
“可以。”
我轻轻一笑,你果然内心还是温柔的。
但是,不要给我留希望啊,笨蛋。
自那以后我每逢放假都会和他在QQ上聊天,他也尽心尽力地陪我。现在回想一下,他可以陪一个他不喜欢的连朋友都算不上的异性聊一个小时,只是因为他答应了对方的一个请求。他限制了自己最喜欢的自由,来受我拘束,我于他并不是什么必需品,可能只是一个有周期性有时间限制的枷锁罢了。
我真是一个笨蛋,白痴,傻瓜,没有情商!为什么无法在那时去理解他!
直到高一的十月份,他再也不回我了。我已经束缚他够久了,是时候让他去了这个丑陋的枷锁了。
我真的是对不起你。
“谢谢你陪我玩,拜拜。”
留给他这最后一句,撕去厚颜无耻的约定,还他清净碧空一片。
已经够了,够了,所以,我也要放下了。
毕竟还有新的生活在我的眼前。
毕竟我还要走下去。
独自,亦或是,成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