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酱様たよ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bg校园】你的巧克力(3)


一直追随着你的背影,卑微的我。——左臻律
我最近很烦躁。一是因为糟糕的学业,二是因为萌动的春心。自己说出萌动的春心这种词语还真的是有些羞耻。
秋天早已带着飒爽的风轻快拂面,四散飞扬的金黄枯叶也为悲秋增添了半面凄凉。社团的报名结束后的一周,各个社团的社员名单便张贴在了不大不小的公告栏上。几张白的刺眼的A4纸上印着黑色的铅字,黑白的鲜明反差虽是清楚却也是伤人眼目。即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不过这个道理我在一年后才明白。
我在摇滚社看见了蓝蓝路的名字,又在足球社看见了濮濮的大名,前些天这厮还在和我激动的讨论一起进哪个社团哪个社团的,这不一看见男人就忘了友情,跟着男人跑了。惆怅。
我是加入了合唱团,摸鱼好地方。顺带一提,我们班级加入合唱团的女生就只有我,其他人好像都不怎么热衷于摸鱼。惆怅。
中午和蓝蓝路在食堂排队时偶然遇见濮濮,然后一片嬉笑打闹,根本没闲暇去面对食堂大叔那张油腻腻的脸,这令食堂大叔不满地用大锅勺恶狠狠的敲打不锈钢的碗盆。
合唱团的活动的确如我事先料想一般,分声部,拿谱子,练声。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唱的第一首曲子竟然是菊花台。合唱团的指导老师名叫管双鱼,据说是因为生在双鱼座的时节,便取了这个名,合唱团的前辈都叫她双鱼姐姐。
还有一件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就是,红豆年糕君也在这里,而且是男高,只与我的座位隔了一排。
我表示我的小心脏受不了这巨大的冲击。
现在细细回想一下那张白色A4纸上好像的确有在合唱团这块儿看到过他的名字,但是当时正处于被闺蜜抛弃的沉痛中所以没有特别在意。
朱烨朗。
原来他的名字是这么写的。烨朗,夜郎,夜郎自大,谁家的爸妈居然给自己的孩子取这种名字,还不如红豆年糕呢。
我偏过头用眼角的余光偷窥,与昔日无异的白净脸庞和如湖水般的眼瞳,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纯净如瓷器的少年。我中意的少年。
稍稍一晃神我便失了节拍,均匀的呼吸也就瞬间乱了顺序,歌词和气流卡在喉咙口,半张的嘴巴也最终因为接不进优美的旋律而悻悻闭上。双鱼姐姐对我眨了眨眼,我也对她眨了眨眼,然后低下头假装认真看谱子钻研节拍。
真是丢人。
“好了,各位再见!回家自己看着谱子多练练啊!”双鱼姐姐充满朝气的对我们喊道。
与双鱼姐姐熟识的前辈们边和她开着玩笑边挥手离开,而我们这些新人只有默默离开这一种选项。在我看来。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无法变的成熟吧。
红豆年糕比我先行一步,在不快不慢的悠哉步子中独自前行,我就像是一个跟踪狂一样偷偷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们只是顺路,顺路!我才不会做跟踪这种不道德的事情!
我就这么小心翼翼的跟着,唯唯诺诺的看着他的背影,一如六个月后那般狼狈模样。
在进入教学楼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我,但也终究是无言而过,不了了之。刚准备摆出的微笑僵在嘴边,可笑的像个白痴。我究竟在奢想些什么,两情相悦?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什么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连女配都不是,只是一个路人罢了。
教室里赫然坐着蓝蓝路一个人。她听见我的声音,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到我身上:“啊,榛子你回来啦。”
我点点头,把谱子扔到桌子上:“其他人呢?”
蓝蓝路又将目光挪回手机上:“都下去上体育课了。”
“你怎么不下去?”
“我等你啊。”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温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想紧紧抱住蓝蓝路的感觉。
我抓住她的双手,与她对视,严肃地开口:“蓝蓝路,嫁给我吧。”
“…请容我郑重拒绝。”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