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bg校园】你的巧克力(2)

你有过讨厌自己的时候吗?——左臻律
在上高中后的第一次考试中,我就光荣的牺牲了,连同我同桌一起。然后我们就立刻将手机锁屏换成各种立志发奋学习的壁纸,但终究没多大用处。
日子过的轻快,一个月后这个班也终于有了班级的雏型。许多人也初露锋芒,对着惊讶的人群微微抬一下嘴角。对我而言,这个过程是十分恐怖的。因为我,依旧是那个我,平凡胆怯懦弱一心向强最终狼狈不堪的我。
大约是开学后两个星期吧,我和红豆年糕再一次在礼堂作为邻座。内心自然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和与之相伴而来的紧张。开会的内容一如既往的无聊,我打开灰色封皮的笔记本,执起塑料自动铅,开始了涂鸦。我从来只会画比例扭曲的小插画,什么光影处理,近大远小我通通干笑两声。铅笔与纸张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深深浅浅的线条勾勒出一个萝莉可爱柔嫩的脸庞。我正埋头于作画,却是那块年糕糯软的声音在我头上炸开:
“画的是什么?”
我惊吓过度手一用力铅笔芯就咯嘣脆了。快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却瞥见了他唇边淡淡的微笑和墨黑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嘣,嘣嘣,嘣嘣嘣…
心跳急剧加快,耳尖或许已是泛红了的吧。
“随,随便画画的。”我匆忙的把笔记本合上,像是被老师发现抄作业的学生。
“这样啊,画的挺好的呢。”他本就软软的声音再加上句子末尾的一个上扬的“呢”字,总觉得是有种撒娇的意味,也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被赞美之后当然是一句客客气气的“谢谢”,但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大会上了。
我用眼角悄悄地看他,干净的面容,感觉手感会很好的脸颊,白皙的皮肤,骨节分明漂亮的手。我真的是自愧不如。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许是一个很符合他形象的名字吧,就像濮汶淳那样。
我将笔记本打开,在末页的小角落里写上“红豆年糕”四个字,然后围绕着它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爱心,一笔一笔的加深颜色。
完工后心里满是骂自己的词汇。
真是只到处发情的狗。
叹了口气,把末页利索的撕下,捏成一团。
明明一个月前还是一直喜欢着那个我暗恋了四年的人,为什么一下子就不关注了呢,为什么会一下子对其他人产生这种暧昧的感情呢?又或许不是暧昧?是真真切切的喜欢?
内心的自我厌恶涌上喉咙口,嘴巴里渐渐干了起来,干燥的嘴唇相互摩擦着。
我就像是一只到处发情的母狗。
感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将年糕忘记,包括他的温柔和好听的声音。
散会,各回各家,本应该一切就此打住,但他却在走廊里与我亲切的聊起他不知何时画的一幅涂鸦。
如腌菜干一般的纸片上是乱七八糟的线条,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他漂亮的手在纸片上指指点点,为我解说,与此同时,我刚刚建起的防御堡垒也逐渐土崩瓦解。
在最后,我做出了一件我自出生以来最大胆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我,双眼微微闪光,顿了一下,轻轻说道:“朱烨朗。”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逃也似的离开。
什么自我厌恶?早就灰飞烟灭。
吃晚饭时,我心情异常的好,大大的笑容令表哥表示他吃不下饭。
晚上与濮濮聊天,她对于我今日频发发送的笑脸表情感到十分不爽,原因如下:
濮濮:我今天摔了一角
我:有受伤吗?【笑脸】
濮濮:…没有
我:那就好【笑脸】下次小心点【笑脸】
濮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平地摔orz
我:你还真是傻【笑脸】
濮濮:来打一架吧
我:不要【笑脸】
濮濮:能不发这个表情了吗
我:噢好【笑脸】【笑脸】
濮濮:………
—————分割—————————
濮汶淳望着闪烁着笑脸的手机屏幕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中刚刚叠好的幸运星放入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中。
“已经三年了吗…”
窗外星罗棋布,照耀同一个世界,拥抱同一个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