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酱様たよ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双狐,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最后,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bg校园】你的巧克力(1)

聚光灯下是艳丽的人儿,聚光灯外是丑陋的我。——左臻律
高一,军训晚会,绽放的礼堂。木质的台上是一出又一出灿烂的青春挥洒。台下是生机勃勃的新生,充满着青春荷尔蒙的酸甜味。不知是否会有青涩的少男少女在某次偶然的目光碰撞中,红了脸又或是乱了心弦。
我是其中之一,发春的那种。
坐在我右侧的是别班的男生,他的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中又夹杂着干净的清脆,就像是嵌着熟了的红豆的年糕。我不敢抬眼看他,只能在他和邻座的男生讲话时,心虚的偷瞄一眼。然而我能看到的只有那件全礼堂一样的白色普通短袖衫。
掌声过后又是一个新的节目,扩音喇叭中传出台上的人乌鸦般的嗓音。他正在大声朗诵一首赞扬人民解放军的英勇的长诗。
在我开始百无聊赖时,那好听的声音毫无防备的袭击了我的耳朵:
“台上那个男生我认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
虽然他说话的内容非常不符合陌生人相见时的第一句问候,但重点是他居然主动和我这个完全不认识的异性搭话了!主动搭话了!
原先脑子里臆想出来的各种场景和台词,此时愣是一句也吐不出口。慌张之下,我选择了人类最常用的语言—肢体语言。
我冷冷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我就有一种想要掐死自己的冲动。
我没有给对方继续下去的台阶,对方自然也不会再自讨没趣,话题也就这么终结了。
台上的表演再一次结束,台下掌声又再一次响起,而我又再一次瞄向邻座的男生……他也瞄向我。
他的眼睛是浓重的墨色,如黑曜石一般。
目光交汇的一瞬后,我们各自将头扭向反方向,在如雷般的掌声中冷却红了的脸,平静乱了的心弦。
离开礼堂起身的那一刹那,我果断的将身子偏过,紧盯前面同班女生的娇小后背。
心跳的快爆炸了。
回到班级后,终于与我未来的同桌相识。身体矮小的像颗豆丁,白嫩的面颊泛着蔷薇色的红晕,外表是标准的人畜无害,内心却是满满的色情大叔。也正是这种反差让许多对她抱有好感的人望而却步。但对我而言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独一无二的好同桌。
她叫蓝翊梧,爱称蓝蓝路,是一个没有初恋没有初拥没有初牵没有初吻深爱腐文化和福利的宅女。她的目标是吃遍天下顺便把全世界男生都掰弯。
就冲着这点,她就是我的好同桌。
放学回家偶然路过隔壁班,却是瞥见了那块红豆年糕。心轻轻一弹,随即脚步加快怕被别人看出异象。回家后再想起,觉得自己真是傻瓜,在没几个熟人的新高中里,又会有谁来关注一个长相平平,身材臃肿又毫无亮点的女生呢?
真是可笑的很。
母亲回家后自然是一通对新学期生活的询问,我也自然是一通敷衍了事,虽如此做实在不对。住在隔壁的表哥送了我家一袋黑巧克力,80%的浓度让我真真是苦不堪言,看在手足情和30多次牺牲自己包庇我的份上我才当着他的面和着水咽了下去。他一脸的得瑟。
做完作业后,我打开qq例行和闺蜜聊天。濮汶淳,我的闺蜜,名字的三个字都是三点水的她也的确是水灵灵的。她一直单方面的在和以前我们的初中的一个男生情缠纠葛。文笔极好又感情丰富的她时不时会莫名其妙发过来一串满含凄怆之情的优美文字,又不得不令人赞叹折腰。
本想和她谈谈关于那块红豆年糕的事,可就是说不出口,斟酌后打好的字又一次性的删掉,直到最后她发了一句晚安时,我依旧是恍恍惚惚内心纠结梗塞。
黑屏的手机映出一张黯淡无光的脸。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