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浆果

【野生腐女子(:3_ヽ)_】小透明 | 文笔飘忽不定(ヾノ꒪ཫ꒪ )勾搭随意
主cp刀男人冲田组
i7 all9 喜欢179大三角
es双子p 凛绪
小排球众人
黑白红蓝通吃
弹丸厨(v3未通关考完再肝)
推薰嗣
欧美韩剧各种杂食。(最近在看双皮奶)

[裕日]2018双子生贺

裕日
写文的人是新入坑的双子p
对他们的理解或许没有那么深刻但是爱意是充足的!
很大几率出现 流水账 渣文笔 ooc
若不嫌弃请往下滑
笔芯
*双向暗恋设定
*安定的小甜饼
1.
在生日前一晚许愿的话,任何愿望都会在生日当天实现的。
这是已故的母亲告诉日向的。她抚上孩子的橙发,逆着阳光的她在日向的眼中倒映出模糊的轮廓。轻轻柔柔的话语包住他的双耳,在母亲伸出的手臂下的阴影中,日向如被催眠了般阖上双眼。
“一定,会实现的,日向...君。”
破碎镜子中的自己用自己低几阶的声音说道。
日向睁开了眼睛。苏醒的瞬间他就觉查到了一丝违和感,周围太过于......沉重。他警惕地撑着床坐起身,环绕四周,还好世界依旧是他熟悉的模样,至少没有发展成穿越或者小人国那种麻烦的剧情。既然环境没问题,那就是自己出问题了。日向一低头便看见了自己褪到锁骨以下的白色睡衣。接着他抬手随意一晃便是一个水袖的标准起势。
身体虽然缩小,但是头脑依旧聪明,我就是名侦探——可拉倒吧。
一夜之间变成小学生的日向满腔无奈蜷起身子抱住头,求救般嚷道:
“裕太君!”
2.
“变成这副样子之后第一句话是原来被子这么重的人估计也只有大哥你了。”裕太叹了一口气。
“不是哦,我第一句话是裕太君,毕竟我那么爱你。”日向眨巴着眼睛满脸无辜。
裕太很想打他。虽然他也最喜欢大哥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望着现在一边嘴里嘟囔着什么一边从被子里卖力抽出双腿的原“大哥”,鬼使神差般俯下身贴近他,鼻翼微动,随后眉毛轻抬悄悄拉开距离,似是在回味着什么。
果然是......原来的日向君的味道。
一旁的日向晃悠着长长的袖子做戏,眼角余光紧紧抓住他的手足的一举一动,心想:不愧是裕太君,该说不愧是双胞胎吗,他应该有所察觉了吧。
日向隐隐约约猜到了这次事件的原因。从床正对面的日历上可以得知今天是他们双胞胎的生日,然后在生日前一晚他梦到了许久没有梦到的母亲,下意识地许下了“想回到小时候”这样一个限制条件实现方法等都暧昧不清的愿望。今早就如此草率地应验了。鬼知道母亲说的话居然是真的,太不符合常理了。难道说这也是因为【2wink】是以神秘感为卖点的连带效应吗?请超自然现象节目组以后多多指教。
“不用担心啦裕太君,估计明天就能变回去了。”日向笑嘻嘻地抬起头,变小之后的形态使得本来就漂亮的像翡翠一样的眼睛更加令人移不开眼。
裕太艰难挪开目光:“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日向君?”
日向一惊,每次裕太叫他的名字都令他措手不及。
他维持着孩童特有的灿烂微笑:“直觉。”
“哼。”裕太蹙眉,视线落在墙上的日历上,“幸亏今天是双休日,否则不知道要怎么向学校里那一帮人解释,不过,如果是朔间学长的话说不定会知道破解咒语的方法。”
“我是被谁下了咒吗?”
“对的,就是我下的。”
“诶!很过分啊裕太君,快帮我解开!”
“恕我郑重拒绝,我只会下咒可不会解,就像打了死结一样的粗麻绳。啊,不过你可以试着拿剪刀剪断。”
“是反叛期吧裕太君!”
3.
裕太从衣柜的角落里扒拉出一套小时候出去卖艺用的衣服给小日向换上。那还是在中国餐馆打工时师傅送给他们的,鲜亮的大红色配以金色的勾线,仿了旗袍的衣领样式盘扣一直扣到下巴,衣袂宽大且长,堪堪露出双手,下身是一白色棉质灯笼裤,简单大方。不过由于时间久远,有几处已经破损脱线,被裕太拿剪刀剪了去,再点燃打火机固定住线头。
日向舒展了下四肢,在裕太蹲着边收拾东西边琢磨着该怎么让他家大哥恢复时,他双腿蹬地发力,右手撑在裕太的背上,顺着惯性盘起双腿,闭上一只眼瞄准挂在衣柜门上的靶子,干脆利落地将左手中的飞镖掷出,干脆利落地正中靶心。
“Yes!哇哇哇裕太君你不要晃我会掉下去的!”
裕太毫不留情地把自家的乐天大哥晃到了地上,然后扶他起来掸去身上的灰,把刚从不知道哪里搜出来的发带叼在嘴里,手指插入日向柔软的发间,缓缓地梳理。
“给一鞭子然后再给一颗糖,裕太君是真的在调教我啊。”日向仰头望向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心中不明处流过一丝惆怅。
“别乱动啊,大哥。”裕太不满道,一只手轻轻捏住日向白白净净的颈部,“难得大哥变成那么可爱的样子,我想好好给你打扮一下。”
日向愣住,自家弟弟是生成了什么奇怪的属性吗。
趁着这呆愣的几秒,裕太飞速地给他扎了个小鸟辫。红色的流苏发饰长长垂下,蹭着日向的脖子。
裕太看着自己刚刚用力过猛在日向脖颈上留下的淡红色印记发愣。
有点像吻痕......为什么流苏还要半掩着痕迹啊,越发色情了啊。
心虚的某人咽了口唾沫。
4.
在网上搜查一无所获之后,裕太决定去轻音部活动室碰碰运气,说不定某只吸血鬼因为睡过头一直在棺材里待着。日向一蹦一跳地向前走着,发带上的流苏也随之跃动,十分好看。
真可爱啊,日向君。真想.......
刚萌生出这个想法的裕太立马拼命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那么明显地表现出来,可是变成小时候样子的日向君真的让人欲罢不能......不过如果被大哥知道的话,说不定会被他觉得恶心的吧,居然喜欢自己的亲兄弟什么的。
指甲嵌入皮肉,留下刀痕一般的印记。
正午的光透过窗户玻璃懒懒地暖着刚进门的两人。轻音部活动室内空无一人,各类乐器整齐地摆放在一起,乐谱散落在桌上,唯有那看着就很重的黑色棺材与这些音乐用具格格不入。
在日向的印象里,轻音部就像一个避难所,是让自己能够感受到片刻幸福的地方,但是现在,能让他有这种感觉得场所应该会逐渐增加起来的吧。
能让自己获得救赎,多亏了大家,特别是多亏了裕太君啊。
日向望向跪在棺材旁的裕太,他正认真地唱着朔间学长的起床歌,阳光将他亮丽的橙发染成了金黄,长长的睫毛为绿橄榄石似的眼睛投下一片阴翳。
我不能没有裕太君,正因为有他的存在才会有我的存在。
“每一次看都觉得真的是像印度舞蛇一样啊。”日向笑道。
裕太同意地点点头,一边的翘发调皮地一扬,叩着节拍的指关节仿佛敲打在日向的心上。他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按下躁动的情绪。那是裕太君,是我最爱的弟弟。我最爱的,弟弟。
一小节唱完棺材中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是不在。”日向平复心情后弯下腰试图从缝隙间窥见内部的样子。
“嗯,可能。”裕太揉了揉日向的脑袋,“也不排除现在是中午实在起不来的可能。我们可以傍晚再来。”
突然被揉脑袋的日向又把自己刚沉静下来的心海搅得波涛汹涌,随即疑惑地看向裕太,这娃今天不太正常啊,怎么一直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不会吧,裕太君你.......
“裕太君。”日向叫住正要走出门的裕太,正色道,“你是不是有恋童癖?没关系即使你有我也一如既往地最爱你。”
“.......大哥你是不是饿昏头了,我们吃饭去吧。”
5.
“拉面多加辣谢谢。话说日向君你是真的喜欢吃甜食吗,点那么多甜点没问题吗?”裕太望向对面刚点了一个大份华夫饼的日向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日向绽开笑容:“嗯。可能最近是真的喜欢上了,而且小孩子也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喜欢吃甜食对吧?”
“你听听你自己前面说的话,不是又和节分祭你坐在防护栏上说的那一堆话一个意思吗?”裕太有点生气,扭过头盯着店里墙上贴着的菜单。
“哈哈.......”日向干笑了两声,没有接话。
正值午市,店里人声鼎沸,服务员举着托盘来来回回走动的声响,冰块融化撞击玻璃杯的声音,吸溜面条溅出的汤汁沾染在木质的桌上,粗鲁的咀嚼声,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
日向静静浸染在这一片喧闹中。他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办,虽然自己在节分祭之后与裕太君的关系的确是好了些,幸福也一点一滴地浸润着自己,但还是会时不时冒出我这个人就这样存在着真的好吗,真的不会妨碍到裕太君吗,如果周围温柔的大家都是在欺骗我们的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去保护裕太君,等诸如此类的阴暗想法。
我看他人热闹,享我万边孤独。
本以为变成小时候的样子心情也会随之改变,没想到根本无法改变。面具戴久了就黏在上面了,如果强硬地撕下来怕是整个脸都会变得血肉模糊了吧。那种丑态还是不要出现的为妙。
被那幅画面逗乐的日向,嘴角微微上扬。
“......日向君你是不是又在考虑如果自己不在就好了这种只有蠢货才有的想法。”裕太君拿筷子戳着日向的脑门,明明是问题却用了陈述的语气。
日向扯着微笑:“啊哈哈,今天你一直都在叫我日向君呢,哥哥。”
“对一个小学生喊大哥会让周围的人认为我是变态的吧,不要扯开话题,日向君。”裕太把筷子当作利器使,直直地顶着日向的脑门。
日向收敛了笑容,欲张口,便见一盘煎烤得金光灿灿淋有粘腻蜂蜜糖浆的华夫饼被哐当一声放在了桌上。
“您的大份华夫饼。”
“我开动了。”话到嘴边被舌头一个转弯化成了其他的词眼。日向举起刀叉,笑吟吟地看向对面的人儿,那双碧眼中正暗涛汹涌。
裕太收回筷子,偏过头,又多瞄了两眼日向脑门上被戳出来的两个红印子,于心不忍,起身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他的额头。
日向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收到了惊吓,为了遮掩开始发烫的脸颊,他用叉子戳了戳裕太的手示意他拿开。
“裕太君,你真的没有恋童癖吗?”
“吃你的。”
6.
当裕太表示想去学校图书馆找找有没有解决方法时,被日向郑重拒绝了。
“不用担心,明天肯定能变回去。今天不是我们的生日嘛,好好享受,一年一度诶。”
“那我就留到明年再好好享受。”裕太十分不领情。
“今年这个年龄的生日只有今年一次,裕太君要好好珍惜啊。哥哥可不记得有把你培养成这样的孩子。”日向痛心疾首。
裕太挑眉:“哇,我居然被一个小学生当作弟弟了,真是奇耻大辱。”
日向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比自己高出几个头的裕太,碧绿的眼睛睁得浑圆。
裕太像安抚发怒的猫咪般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好了,要么你说说你为什么如此确信明天你一定能变回去,日向君?”
日向犹豫了半晌,脚尖在地上画着半圆:“因为以前妈妈说过,在生日前一晚许的愿望一定会在生日当天实现的,那么过了生日这天,愿望不就会失效了嘛。”
裕太眯起双眼狐疑道:“妈妈可没和我讲过这个。”
日向耸耸肩:“可能是你忘了,也可能是她没有和你讲。”
裕太像是无法接受这个理由,但又想不出其他原因,只能浅浅点点头:“那你许了什么愿望?变成小孩子?”
日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是我无意识许的愿望,啊哈哈。”
裕太蹲下与日向平视,无言地将双手捏住日向柔嫩饱满的脸颊向外拉去。
“喂喂喂,以大欺小啊!”日向挥舞着拳头想挣脱开来。
于是裕太从拉扯改成了揉捏:“手感真的很好啊,日向君。”
日向又疼又惊,内心一片惶恐:完了完了,裕太君真的有恋童癖啊!
“我不是恋童癖。”裕太叹了口气,解放了身体微颤的日向。他牵住日向小小的手,那只手的内侧没有看上去那么光滑,而是散落着厚度不一的茧子,就像辛苦劳作的街头艺人一般。
不是像,是就是。
裕太压下心头想要紧紧抱住日向的冲动,语调轻快地说:“去游乐园吧。”
“哈?”
7.
临近傍晚,裕太牵着日向的手来到了附近的一家游乐园。以各种鲜艳的颜色为主色调,吟唱着欢快的歌曲,空气中弥漫着棉花糖爆米花的甜腻香气,堪称世界级的巨大摩天轮伫立在游乐场后方中央,如王者一般俯瞰全场。由于还有夜场,人流量依旧不见减少。裕太半侧着身子护住日向,低头对他说道:“拉紧点,小心走散了。”
日向不置可否,发带上晃动着的流苏像是在挠着裕太的心,越看越令人焦躁起来。
“日向君!”裕太提高了音量,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日向幽幽地点了点头,双眸如布满海藻的池子,凝重暗沉。
大哥他,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裕太心下一阵慌张。
“过山车吧。”日向冷不丁出声。
裕太点点头。
各怀心事的两人挤开人流向目的地走去。
说日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肯定是骗人的,从裕太今天的一举一动,他可以很轻易地感受到他对自己态度的转变,简直像是对待弟弟,不,应该说是过去的“我们”。所以当我说出那些不应该是过去的“我们”说出的话语时,裕太君才会那么生气。
裕太君喜欢的是过去的“我”吗?那现在的“我”是不是到了退场的时候?
他加大力度握紧了裕太的手,不甘之情如石油般粘稠地裹住自己。
明明是因为不想失去和裕太一起的羁绊才半途......诶?许愿的过程中我反悔了?日向一怔。朦胧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倏忽,一张大脸出现在日向面前将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只不过是一面供游客排队等待时解闷的哈哈镜罢了。
扭曲的镜面将日向的脸放大几倍,两眼向两边移去,鼻子被扯成平面,嘴唇厚如香肠,整张脸就像是被车轮碾过一般。
如果变成这样,是不是就不会再给裕太君添麻烦了呢?日向笑着用手指轻点沾了灰的镜面。
手突然被捏的生疼,日向“嘶”了一声,抬头看见了居高临下瞪视自己的裕太。
“我不会让日向君消失的。”裕太攥紧日向的手,眼眶泛红,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不要再想着让自己消失了,我一点都不会高兴的。大家也都不会高兴的。日向君不见了的话,我也会消失的。”
看着为自己着急到快哭了的弟弟,日向的嘴角晕开笑意:“让你不高兴或者消失可就难办了,对不起,哥哥。”
但是这样真的可以吗,裕太君需要的真的是现在的我吗?
8.
裕太吻了日向。
蜻蜓点水一般落在眉心。
摩天轮按照设定好的速度缓缓上升,日向的心跳却不受自己控制狂乱起来。
“日向君你先不要说话。”裕太刚刚在心中为自己的冲动挖好了坟墓并准备把它扔进去,他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满脸通红,于是把头面向玻璃窗,从窗上的倒影观察着日向。
日向似是被定格住了,只有嘴微微张开,摆成一个小小的惊叹的圆形。
“从今天早上我就知道你不仅仅是身体缩小了,你是整个人都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裕太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但只是身体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你的头脑还是现在的,就像转换的途中突然改变了心意不想回去了一样。”
日向渐渐从那个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中回过神来,把思绪拉到裕太说的话上。
“我就猜测究竟是什么让你不想回去了,因为论怀念日向君你应该是最想回到过去的。”裕太顿了顿,碧色的眸子在灯光的映照下如黯淡的宝石般内敛地闪着光,“是什么你现在拥有但是过去却没有的。我...我想不出,更确切的是,我不敢往那里想,这样会显得自己很自大。”
日向等着他的下文,窗外的城市夜景如流水般移动着,发出城市特有的水声。
“是因为【2wink】吗?”
“你在说谎,裕太君。”日向走近裕太,伸手掰过他的脑袋,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对方的眼神闪躲,“这样子根本不会显得自己很自大,你很清楚。跟哥哥说实话。”
裕太咬紧嘴唇,移开目光。
“裕太君。”
“我。”裕太君含含糊糊地吐出几个音节,“现在的...我。”
“原来是这样啊。”日向像是安心似的长吁了一口气,“我喜欢裕太君,最爱你了,所以你就是我无法割舍的唯一原因。一点都不自大。”
裕太眨了眨眼:“感觉大哥你好像松了口气?”
日向顺势坐到裕太的腿上,倚着他的胸膛,看着他不知该如何摆放自己的双手,笑道:“我本来以为你渴望的是过去的我,而不是现在的我。还挺担心来着。”
“我明明还什么都没说。”裕太闹别扭似的嘟起嘴。
“因为待在一起那么久了,肯定会从你的举动中了解到一些的吧。”日向找到了一个舒适地姿势,闭上眼,“我爱你,裕太君。毋庸置疑。”
“因为我是你用爱灌溉出来的另一个你?”裕太略带苦涩的问道。
日向沉默不语, 就在裕太开始嘲笑自己自作多情想出声结束这个尴尬的局面时,日向调转方向跪在裕太的腿上,纤细的手捧着他的脸,虔诚地将自己的唇覆上他的。
不像是在亲吻,而像是在签订一个契约。
裕太搂住日向小小的身躯,右手伸入他的发间摁住他的头,轻柔地咬了下日向的嘴唇,待对方吃痛松开牙关,将舌长驱直入,寻找到目标后便像藤蔓般缠了上去。
“唔...”日向像小猫一般哼了一声,身体变得燥热,似是不能呼吸。
裕太没有逼他太急,放开日向,望着他小脸染上红晕,粉唇上下翕张喘着气,嘴角还留有银丝。他双眼漫上氤氲,责备似的瞪着裕太。
“对不起,太可爱了,一下子没忍住。”裕太温柔地梳理着被自己弄乱的日向的发。
日向乖巧地趴在裕太的肩上,试探性地侧过头咬了下他的脖子,哼哼道:“原谅你了,谁让我最爱你了呢。”
啊啊啊啊想现在就扑倒日向君。
“我现在是小学生形态,那是犯罪,裕太君。”
9.
生日过后的第一天,日向欣慰的发现自己变回来了。
“裕太君!我变回来了!”日向兴冲冲地打开裕太的房门,下一瞬间便傻了眼,在他面前的是包裹在自己睡衣里的黯然神伤的小学生裕太。
裕太幽怨地抬眼:“请解释一下,大哥。”
日向一脸无辜:“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想起来我前天许的愿是什么了,我好像许愿回到小时候但半途想起来如果记忆也变成小时候的话那不就失去了和现在的裕太君所有的羁绊吗,而且那时候的我也就不是现在的我了。”
日向坐到床上,抱住小裕太,将头搁在他的脑袋上:“过去的一切造就了现在的我们,所以我中途反悔了。我取消了一半的愿望。”
裕太扒住日向的衣袖:“也就是说现在我承担你的另一半的愿望?”
日向吐了吐舌头:“毕竟我们是两人一体的【2wink】呀。”
说完,日向就被裕太吻住。
“反正都在同一个户口本上了,接下来做什么都是法律允许的吧?”裕太开心地舔着嘴唇。
日向欲哭无泪:“不是不是,绝对不是这样的!裕太君你怎么变小了之后变本加厉了。”
裕太翻身想扑倒日向可无奈两者力量差距太大了。
他没趣道:“明天等着。”语毕就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日向已经能够想象出明天的惨状了。
10.
翌日。
“裕太君你从我身上下来!唔......喂你往哪里咬啊!不是,那里不能碰!嗯.......你这个......嗯..........”
“日向君,能叫我哥哥吗。”
“我拒绝!....呀!”
“嗯?日向君?”
“哥.......哥.....”
“嗯,真乖~”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fin
生日快乐!我永远的小天使们!

评论(2)

热度(13)